他山之石
硅谷精英們的低科技教育
時間:2019-05-28 08:30來源: 作者:束嘉玮 點擊:
硅谷精英們的低科技教育
  在智能化和信息化時代,傳統的學校也在發生巨大的變革,學校教學的全面電子化正在成爲一種趨勢。比如每個學生都會有筆記本電腦,通過遠程學習,在線完成作業。世界各國都在努力讓“未來”走進教室,爭取早日實現“高科技教室的未來主義夢想”。
  未來主義學家相信,隨著互聯網不斷滲透到人們的日常生活,未來的學校將把“協作”作爲首要任務,讓網絡成爲一個高度協作的空間。孩子們可以遠程處理項目並通過在線平台進行互動,而不需要面對面一起處理問題。在未來,將有特定的軟件幫助指導學生學習特定科目。例如,那些不喜歡數學,但是有很強的閱讀和語言能力的人,可能會被告知不需要學習微積分,而另一個數學取得高分的學生則可以專攻數學。
  然而,在全世界紛紛將科技與教育結合的數字時代,最懂科技的硅谷精英們卻反其道而行,把自己的孩子送進遠離科技産品的學校。
反其道而行的硅谷精英們
  在硅谷的中心地區,有一所九年級制學校——半島華德福學校,科技巨頭谷歌、蘋果和雅虎公司的員工多數會把他們的孩子送進去讀書。盡管學校處于美國科技中心,卻鮮見手機、平板電腦等高科技産品。
  這所學校建立于1984年,卻有著和現代學校完全不同的教學理念。在這裏,它倡導“去電腦”教學環境,老師們更喜歡親力親爲的體驗式學習方式,這和其他學校紛紛將高科技産品與教學相結合的方式形成鮮明的對比。老師們表示,他們並不是反對高科技,只是更喜歡健康的教育方式。這所學校更強調想象力在學習中的作用。教師鼓勵學生通過藝術活動,比如繪畫的方式來學習,而不是通過消化平板電腦上的信息來學習。
  另一所提倡低科技教育的學校是布萊沃可斯學校。該校位于美國舊金山,建于2011年,由蛋黃醬工廠改造而來。它是一所面向各年齡段孩子的私立學校,沒有考試、沒有成績或成績單。它的教學理念就是讓孩子在玩耍中探索世界,在興趣中學習。
  嚴格來說,它不像是一所學校,更像是一個學習社區。學生會參與各種各樣的活動,並與各個領域的專業人士互動交流。他們可以親手設計並制作項目,甚至會用到切割機、電鑽等在有些人看來是很危險的工具,很多桌椅、家具都是由學生們手工制作的。而老師扮演的角色更像是一個協助者,只是在學生遇到困難的時候才來指導一下。除了獨特的教學方式,這所學校令人詫異的是課堂上看不見任何屏幕。盡管它位于世界科技中心,但你不會看到學生在課堂上觀看教育視頻或者玩平板電腦。
  該學校的教學方法越來越受到加州科技精英的青睐,他們的孩子目前占該校學生總人數的50%以上。
低科技教育爲何受科技精英青睐
  爲什麽這些最懂科技的家長更願意把孩子送進低科技的學校讀書呢?因爲他們最懂科技帶給他們的影響。科技之所以能夠快速發展,是因爲科學家一直努力探索節省人們時間的方法。然而,我們爲了節省時間而使用電子産品,就真的節省了我們的時間嗎?想象一下,你打算用手機查找一個英文單詞的意思,結果查完之後又順便玩了會兒手機……于是時間就這樣過去了,而你就查了一個單詞,甚至你已經忘了它的意思。
  有人指出,硅谷精英轉向低科技的教育方式,只是“自利”的一種迹象——就像所有占主導地位的社會群體都會尋求確保自己的主宰地位一樣。意思就是說,掌握高新技術的人比其他人更懂得這一點,那就是技術能夠增強人類的智力,也會阻礙人類智力的發展。他們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經受住電子産品的誘惑,而其他孩子則陷入對科技的依賴。
  有人則認爲,在科技行業工作的父母,正在爲孩子選擇低技術或者零技術教育的原因之一是,它教會學生創新思維,這也是這些家長希望孩子能夠學會的技能。依賴于科技産品的學生往往缺乏發散思維和解決問題的能力。就像一位家長所說的,孩子需要這個環境和基礎來發展他們的核心價值,即對學習的興趣。這是他們需要一直保持的東西,而電腦只是工具。在高新技術行業工作的父母質疑計算機在教育中的作用,不禁讓我們産生一個疑問:高科技教室的未來主義夢想真的符合下一代的最佳利益嗎?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一份報告表明,對計算機投入巨資的教育系統在國際學生評估項目(PISA)的測試中,其各方面成績“並沒有明顯突出”。有專業人士表示,技術有時候確實會分散學生的注意力。這些報道引發了人們因社交媒體對年輕人可能産生的負面影響的擔憂,英國正研究在教室中使用手機和平板電腦與産生破壞性行爲的相關性。
  有識之士指出,不管未來學校的模式怎樣,人類是具有社會屬性的,社交技能不是冰冷的機器人所能培養的。說到底,技術只是工具,最強大的計算機仍然是人的大腦。
 
------分隔線----------------------------

中考查分 | 友情鏈接 | 校友天地 | 後台地址
蘇ICP備10015859號-1

蘇公網安備 3210030201030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