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
學生教我當老師
時間:2019-04-28 08:32來源: 作者:束嘉玮 點擊:
學生教我當老師
 
李鎮西
 

    在這次中美教育論壇上,許多演講者談到了教育創新、教育科技、教育投資、STEAM課程、兒童教育等宏觀話題,我在這裏只想從一個微觀的角度就“教師發展”講講我的心得和故事。這個微觀的角度就是“學生教我當老師”,這也是我今天演講的題目。

    從哪裏講起呢?就從我的教育生涯序幕拉開的那一刻說起吧!大家先看看一張照片,是19歲的我,當時我剛考上師範大學,我的教育生涯的序幕就是從這時拉開的。這是我剛上大學時拍的。再看另一張照片,是59歲的我。

    這兩張照片相隔整整40年。這40年中,發生了什麽呢?這40年裏,從我身邊走出去了數以千計的中學生;這40年裏,我經曆了曲折而有趣的教育過程;這40年裏,我出版了近80本教育著作,在我書房裏有兩個專櫃全是我的著作,裏面記載了我和學生的故事……而這些正是我的成長。可以說,從19歲到59歲,我經曆的一切就是“成長”。

    主動向學生學習

    我越來越堅定地認爲,任何一個優秀教師的成長都是自我培養與學生培養的有機統一。所謂“自我培養”,意味著成長主體的自覺選擇、自我提升和自由發展。所謂“學生培養”,意味著教師不斷主動地從學生中獲取職業情感、職業動力、職業成就和職業幸福。今天,我著重談後者——因爲“自我培養”的有效途徑之一,就是主動向學生學習。

    “向學生學習”這個觀點,並不是我的原創——我從來就沒有一點原創的教育思想,這一生盡力踐行前輩的偉大教育思想,我也心滿意足、問心無愧了。“向學生學習”這個思想,我是從陶行知先生的書中讀到的。

    陶行知說:“民主的教師,必須虛心、寬容、與學生共甘苦、跟民衆學習、跟小孩子學習。最後一點聽來很奇怪,其實先生必須跟小孩子學,他才能了解小孩子的需要,與小孩子共甘苦。這並不是說完全跟小孩子學,而是說只有跟小孩子學,才能完成做民主教師的資格,否則即是專制教師。”注意,陶行知這裏明確提出“跟小孩子學習”,而且說“只有跟小孩子學,才能完成做民主教師的資格,否則即是專制教師。”

    陶行知還說:“我們最注重師生接近,人格要互相感化,習慣要互相鍛煉。人只曉得先生感化學生鍛煉學生,而不知學生彼此感化鍛煉和感化鍛煉先生力量之大。先生與青年相處,不知不覺的精神要年輕幾歲,這是先生受學生的感化。學生質疑問難,先生學業片刻不能懈怠,是先生受學生的鍛煉。”大家看,“人只曉得先生感化學生鍛煉學生,而不知學生彼此感化鍛煉和感化鍛煉先生力量之大。”說得多好!

    對孩子的愛,能讓老師變得聰明起來

    下面講三個我經曆的故事並引出三個觀點來說明,我的學生是怎麽教我當老師的。

    第一個故事“車站送行”。照片上,是一群學生在火車車廂外與我依依不舍的情景。這是2000年的春天,我要離開他們3個月,去陝西師大學習。學生們把我送到火車站,我進了車廂在窗前看著他們,他們在車廂外拉著我的手。火車開動了,孩子們跟著慢慢啓動的火車跑,一邊跑一邊叫“李老師再見”,有個叫李之的女孩跑著跑著哭了……與他們一起去送我的徐萍老師拿出相機,把這感人的一幕記錄了下來。這樣的故事,在我幾十年教育生涯中太多太多。學生依戀我,我也依戀學生。蘇聯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說:“對孩子的依戀之情,這是教育修養中起決定作用的一種品質。”

    面對這樣依戀我的學生,我想,我怎麽才能把他們教好呢?我有了越來越強烈的願望,一定要做一個好老師。我閱讀,我思考,我嘗試,于是我的教育智慧就越來越多了。學生就是這樣在教我當老師,雖然他們是不自覺地“教”我,但我的確是通過他們獲得了成長的動力。所以,我的第一個觀點是:“對孩子的愛,能夠讓一個老師變得聰明起來。”

    讓學生成爲自己的監督者、評價者、批評者、鼓勵者

    第二個故事“畢業禮物”。這張照片是我教的第一個班級的畢業照。畢業那天,他們坐在教室裏聽我講話,然後離開教室就畢業了。我對他們說:“你們是我當老師教的第一個班,我第一次當老師,肯定有許多缺點和不足。在畢業之際,我請大家送我一個禮物,就是每個學生都給我寫一封信,信的內容只有一個——給我提意見。不要有顧慮,反正你們已經拿到畢業證了。你們的這封信,會幫助我避免再犯錯誤,讓我越來越成熟。以後,如果我成了優秀教師,我首先要感謝你們今天給我的這份禮物!”

    孩子們開始寫了,許多學生都很誠懇地給我提了意見。其中,一個叫耿梅的女生寫道:“李老師,您教我們不久,有一次我犯了錯誤,你批評我的時候說我‘臉皮厚’。這件事當時讓我很傷心。我希望李老師以後批評學生注意自己的語言。”讀了這封信我非常慚愧,當場在班上念了這封信,並向耿梅表示歉意。30年後,在廣州工作的耿梅回來看我,我拿出她當年給我寫的那封信,說:“感謝你教我當老師!”我還送給她一本我的書《做最好的老師》,我說:“這本書的第67頁收錄了你給我寫的那封信,我寫了你對我的幫助。”

    30多年裏,這樣的例子太多太多,我不但讓曆屆學生給我寫信提意見,平時也讓學生評判我的課堂教學,我就這樣在學生的幫助下一步步成長起來。所以,我的第二個觀點是:“讓每一個學生都成爲自己的監督者、評價者、批評者、鼓勵者。”

    把每一個教育難題都當科研課題

    第三個故事“挑戰自己”。這張照片是我教的高95屆1班的學生和我一起在郊外點起篝火迎接新年的時刻。上面這個穿紅衣服的女孩,今天上午還陪著我逛紐約植物園。她現在在新澤西工作,聽說我來紐約了,專門來看我。

    當時送走這個班後,我又回來教初一。我帶班許多時候都是從初一帶到高三,一教六年。當時學校希望我教一個最好的班,我卻要求教最差的班。與校長“討價還價”的結果是,我答應學校教生源最好的班,並當班主任;但條件是,校長答應我也教生源最差的班,也當班主任。所以,那幾年我同時當兩個班的班主任並教語文,學生總數131人。

    大家看這131個孩子的大合照,你們能夠認出哪些是“優生”、哪些是“差生”嗎?肯定不能。你們看,這些孩子個個都這麽可愛!可是我們的老師會說,誰誰誰是“優生”,誰誰誰是“差生”。當然,學生之間肯定在行爲習慣和學習成績方面有差異,但家長和學校既然把他們交給了我們,我們就要爲每一個孩子負責!

    然而,學生的差距這麽大,兩個班的學生至少有四個層次——很好的、不好的、差的、相當差的……怎麽教學呀?這就逼著我們研究如何因材施教,探索如何分層教學。那時候,我和科任教師在充分研究學生的基礎上,每堂課都要准備四套教案,每天都要布置四套不同的作業,每次考試都要命制四套不同的試題……目的就一個,讓每一個學生都能獲得成功感。這不就是教育科研嗎?

    當然,我的重點是放在十幾個特別差的孩子身上,除了我剛才說的根據他們的實際情況教學,還要捕捉他們的點滴進步及時表揚和獎勵。怎麽獎勵呢?帶他們到公園去玩兒、新年前夕請他們吃火鍋……

    其中,有一個學生上課根本聽不懂。我聽說他喜歡讀小說,便拿一本《烈火金剛》給他抄,只要他上課聽不懂,就抄《烈火金剛》,包括英語課、數學課。結果其他老師有意見了,問我:“你讓他上課抄書,以後能考上高中嗎?”我問:“他不抄書,就能考上高中嗎?”其他老師說:“按他這基礎,根本考不上高中的。”我說:“那不如還是抄書。”我的目的就一個,讓孩子每天在教室裏坐著不痛苦,讓他在學校的每一天很快樂,我們的教育人道主義就應該體現在這些地方。至今,我還保存著這個孩子的《烈火金剛》手抄本。

    一個又一個教育難題,就是對我們的挑戰。攻克這些難題,就是智慧的增長,就是教師的成長。學生不斷給我們“出難題”,就是在教我們當老師。所以,我的第三個觀點是:“把每一個教育難題都當作科研課題,是最有效的專業成長。”

    去尋找那個讓自己吃驚的“我”

    一個優秀的教師,應該具備怎樣的品質?我想到成都市石室中學老校長王少華先生曾經對我的概括,他說:“李鎮西的成長模式就是4+1。”我覺得他說的有道理。

    所謂“4”,就是4個不停:不停地實踐,不停地思考,不停地閱讀,不停地寫作。一個年輕教師,如果真的做到這4個“不停”,堅持10年、20年,你想不成功都十分困難。

    所謂“1”,指的是一顆教育心。這顆“教育心”,按我的理解,就是“愛心”,即愛教育,愛學生;就是慧心,即有智慧,有技巧;就是“大心”,即寬廣的胸襟,不但能夠包容學生的缺點,也能從容應對成長路上的所有困難,包括視名利如浮雲——比起學生對我們的愛還有教育本身給我們的幸福,個人的榮辱得失、別人的說三道四,算得了什麽呢?

    其實,成長的過程就是享受的過程。36年來,我一直在享受教育,這不是說我沒有經曆困難,沒有遇到挫折,但戰勝困難、超越挫折本身也會有一種成功的享受。

    最後,再回到兩張照片上——19歲的我和59歲的我中間是七八十本我的著作,每一本著作都寫滿了我和學生的故事,這些故事讓我的教育生活情趣盎然也詩意盎然。我們每一個人也許永遠都是普通的,但這不妨礙我們通過自己每一天點點滴滴的努力,把一堆瑣碎的日子鑄造成偉大的人生。

    想想吧,假如當年左邊這個19歲的李鎮西遇到了後來這個59歲的有這麽多精彩故事的李鎮西,他一定會大吃一驚的:“這是我嗎?”而不斷讓自己吃驚的就是成長;或者說,所謂“成長”就是用一生的時間去尋找那個讓自己吃驚的“我”!

    (李鎮西,著名特級教師、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實驗中學原校長、新教育研究院院長。此文爲作者應邀在哥倫比亞大學“中美教育論壇”的演講,有刪改。小標題爲編者添加。)


------分隔線----------------------------

中考查分 | 友情鏈接 | 校友天地 | 後台地址
蘇ICP備10015859號-1

蘇公網安備 32100302010307號